星期二, 11 8月 2020

不一样的路

文载至:东方日报

作者: 苏颖欣
栏名: 如颖随形

麻坡中化中学百年校庆,各地校友纷纷回母校共襄盛举。我姑姑数天前扭伤脚,脚肿得鞋都快穿不下,却还是拼了老命从吉隆坡赶下来。“一生能遇上多少个百年呢!”70岁的她坚定的说。

我不是中化生,却也迫不及待到校园走走。星期天的午后,人潮不多,工作人员都忙着筹备晚上的万人宴。红彤彤的大圆桌在翠绿的草地上显得格外抢眼,一字排开等候万名中化人回家。
 


我原以为校园会有园游会,学生们必定忙碌的摆摊义卖食物、设计游戏,热闹非凡。事实上,校园竟十分安静,没有吵闹的园游会。这样也好,我可以好好欣赏几位国内外驻校艺术家带领学生为中化作的艺术作品,慢慢欣赏校史和其他展览。

艺术节是今年中化校庆的主打节目之一,主题为“不一样的路”(灵感来自Robert Frost的诗The Road NotT aken)。我无法参与星期六晚上的麻坡市区踩街活动,十分可惜,但在校园内其实就可以找到许多处特别的风景。

礼堂不是一般校史展览,而包括了麻坡许多逐渐消失的老行业、老建筑展览。和麻坡社区共存的中化,见证了百年来这座香妃城的演变。社区文化和学校发展相濡以沫,是我在很多地方都找不到的。

另外,300尺长的路画洋洋洒洒的躺在校内一条柏油路上,以大自然和环保为主题,缤纷的画作也传达了中化人“StopLynas”的决心。而最让我感动的,其实是“中化与麻坡绿色生态展”,和他们制作的“中化与麻坡绿色生态地图”。一群爱护大自然的师生从去年起走访麻坡周边的5个生态区,把所见所闻细心整理出一份导览地图,其中中化校园也是第六个资源丰富的大自然教室。

我喜见中化找到自己的定位。百年校庆,不只是开心聚首的园游会、万人宴而已,中化努力往前发展,却不忘本,不忘脚踩着的路是如何演变至今的。老麻坡和绿色生态,确实就是中化的一大宝藏。

台湾生态作家刘克襄月前被邀请至中化演讲,返台时他的飞机经过亚洲大陆最南端,瞧见下面的边佳兰。他写了一首诗,叫“远方的国光”。“下面,一个没有民主的国家/在最后的海岸森林/继续贱卖自己的家园”,“啊,下面/可悲的马来西亚/可怜的马来西亚”,“啊,上面/可恨的台湾/可耻的台湾”。

那条不一样的路,会带我们到哪里?会不会让我们忘了当初为了什么而出发?

联络我们

MUAR CHUNG HWA HIGH SCHOOL

No.14 Jalan Junid, 84000 Muar, Johor, Malaysia. 
Tel: 06-9522632#0 Fax:06-9515611 
Email: chhsmuar@chhs.edu.my Website:www.chhs.edu.m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