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21 11月 2018

2016高中小说首奖《蠢货》

  • 作者:黄家杨

微风撩起淡色的窗帘,阳光顿时洒落地板,泛起一阵金黄的波浪。一道黑影从窗前掠过,被刻意压低的脚步声厚重的喘息声在这安静的环境下显得特别突兀。闻声,原本蜷缩在墙角的身躯变得越发紧绷。

班上活动的最后一个环节,同学各分成几队互撕手环,手环一旦被扯断就被淘汰退场。而最后一支留在场上的队伍就算胜利。

我微微探头,瞥一眼外头的走廊,确定空无一人,才无声无息地走到教室外。游戏开始时,大家都被分散在不同的地方,所以任何队伍都没有办法使用包围手段来取胜。现在大概每个人都只想和队友汇合,无心战斗。但游戏范围是整个学校!想要避开敌人找到队友,显然不是这么简单。

但我就没有打算跟队友汇合。

“这组是怎么分的,怎么她会在我们这一组?摆明就是想让我们输嘛!”

当时我就毫无反抗地站在那里听他们说这些话。现在想起来还真是有些后悔。但更后悔的是,当时我居然还点难过。

转角处似乎有些动静,我翻过窗,仔细听外面的声音。如果对方只是一个人的话我倒是有把握偷袭,但如果是两个人的话……

突然,一股力道猛然拉住我的衣角,我差点惊呼出声,另一只立刻手捂住我的嘴巴。外头正好走过了一整群的人。我冷汗涔涔,强压下心头的慌张,看向左右两边——一个是平常不怎么有交情的八卦女,另一个是人缘很好的交际男。再将视线滑向他们手腕上的手环……一样的颜色,该死,他们是同一队的。

我正想挣扎,他们立刻急着叫我安静——原来刚才那一队已经全员汇合,所以他们只好躲起来免得一碰见就被秒杀。现在想找自己人太难了,所以放弃与其他队员汇合的战术,打算等游戏剩下最后几个人时,对方分散侦测,到时候再逐个击破。

那为什么不扯断我的手环?大概是怕我闹出太大的动静曝露他们的行踪,而且我对他们又构不成威胁吧。所以不到最后不会对我出手。

理清思绪之后,我也跟着他们小憩。

“呃……那个,不好意思。”

我挑了挑眉,不明白八卦女问什么。

“平常心机女对你冷嘲热讽,其实我是不赞同的,不过我不想跟她扯破脸,所以就……”

 

我扯开嘴角,露出一个自嘲的笑容,不做回应。八卦女见我没有答话,自顾自往下说:

“其实我也很讨厌她的嘴脸,自以为漂亮,还女神咧!”

我用眼角的余光瞄了一眼交际男,他闭着眼睛,好像什么都没听见。果然是交际男,知道时候不适合说话。

就在我与交际男的沉默、八卦女的闲话之中,时间又过去了一大半。根据公用广播的情报来看,游戏已经淘汰了三十七个人,留下十人。我掐指算了算,估计除了我们仨人,刚才走过的那一队人,另外两人应该是运动不错的心机女和校队男。

这时,广播又发布了新的消息。

“注意注意,现在游戏规则更懂。队友之间可以对战,留到最后的人可以独享今天的大奖……”

电光火石之间,心机女冲向交际男,瞄准他手腕上的手环。我本想袖手旁观,怎么知道此时身体动得比脑子快,我竟伸手抓住了心机女的手臂。心机女反过身来就是一拳,我勉强闪过她的攻击,脸颊却似乎被划出了一道血痕。眼见她又将手挥过来——我仿佛看见犹如胶片慢速播放的青色手环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我鬼迷心窍地伸出手——

一抹青丝离开她的手腕飞上了天。

原本没有什么动作的交际男此时才抬起头,一脸错愕之余又显得茫然。

八卦女退场。我狠瞪了交际男一眼,他仍旧一脸茫然,说自己刚才睡着了毫无知觉,才换我解释来龙去脉。

“啊……原来如此,真的谢谢你,否则我要死得不明不白了。”他搔了搔头,又说道:“这八卦女真过分啊,一听到广播就立刻背叛,一开始还说很期待我能留到最后。”

看着交际男苦思接下来方向的样子,我心中暗忖:八卦女背叛只是人之常情,要怪就怪交际男太大意了,说到底就是他自己蠢,不能怪人啊。

“总之,谢谢施主挺身相救。”他双手合十嘻嘻哈哈笑着说道:“小女子不才,唯有以身相许报施主救命之恩……喂!你那鄙视的眼神是什么意思?”

我耸耸肩,其实更想表达的意思是:你快别来烦我。交际男突然巴上来问道:“诶,不然我们联手怎样?”我停下脚步,回头一望。

根据广播,现在只剩下我、交际男和校队男。显然我和交际男肚子出击的话一定会被校队男收拾掉,但两个人联手的话也许还有一线生机。但我实在无法确保这货会不会偷袭我,说起来信任本来就是脆弱的桥梁,一旦承受点重量便能断得潇洒,丝毫不会留情。能被信任摧残的人归根究底就只是因为自己大意了吗——偏偏这种蠢货特别多。

可,我也不需要真的对他全盘信任。

我握了伸出来的手,却无法肯定地断言是我中了他的布的网还是他进了我设的局。

经过一番讨论,我们决定采用前后包抄夹攻校队男。作为比较危险的诱饵,交际男很尽责地将校队男引诱的死胡同,而我断后。

“你们,联手?”校队男皱起眉头,警戒地看了堵在巷口的我,再将视线定格在为了不被校队男追到而跑得气喘吁吁的交际男身上。交际男刚想说是,却喘得连个气音都听不见。

无视快要趴到地上的猪队友,我假装底气十足地沉着声说:“就算是校队,我认为以一敌二的胜算近乎零喔。”

校队男像是思考了一下,随即爽朗地笑了几声:“没关系,只是游戏而已。但是我现在还是可以一对一啊,”尾音仿佛被揉散在空气中,我愣了一秒,然后心里大喊不妙!果然,校队男冲向已经毫无招架之力的交际男。

仅隔几步之遥的我看见校队男伸出手,几乎碰到那条青色手环。情急之下我猛然一扑——冲刺的助力让我狠狠撞上校队男。校队男再飞撞交际男,仨人立刻滚成一团。

疼痛从我全身各处爆散开来,但还没有结束!交际男首先反应过来,伸手就要扯校队男的手环,校队男凭着条件反射将交际男的手挥开,反手就来抓我的手环。三个人挤在一个狭小的空间确实很难动作,但并不至于无法动不了。

我用另一只手撑住地面往后弹开,交际男赶忙趁着空隙再次瞄准校队男的手环——但不愧是校队,情急之下还能往后翻滚,躲过一击。

我立刻扑上前捉着校队男的手臂,校队男一个措手不及差点摔跤,交际男立刻飞扑而上——原本属于校队男的紫色丝带掉落在地。

三个人都将视线停留在那条丝带上。

“赢了!扯掉了!”完全无法压抑心中的激动,全身的疲劳和疼痛奔涌而来,我跌坐在地。

校队男错愕了一下,随即潇洒退场。

交际男此时才扬起他特有的阳光笑容,汗水沿着额头划出一圈淡淡的光泽,逆光使我看不清楚他的样子,只知道他向坐在地上的我伸出了手。

我也伸出手去,但他的手却越过我的手掌,我茫然望着他阳光的笑容,他勾住因为汗水浸湿而贴在我皮肤上的蓝色丝带,然后轻轻扯断。

联络我们

MUAR CHUNG HWA HIGH SCHOOL

No.14 Jalan Junid, 84000 Muar, Johor, Malaysia. 
Tel: 06-9522632#0 Fax:06-9515611 
Email: chhsmuar@chhs.edu.my Website:www.chhs.edu.m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