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23 9月 2018

2013高中小说首奖《存在》

 

            他坐在审问室里与警官说着他与朋友的经历。

            他笑了哭了, 激昂着, 低落着。

            警察查出了端疑。

            警察也笑了。

            嘲笑着现实的社会。

            繁闹的街道繁闹着虚拟的繁闹。

            七彩的霓虹灯正图着为底下拉长的影子砌上一片灯火阑珊。 但却掩盖不住粉底下世界经济大恐慌的暗疮。

            百货公司的电视正陈述着联合国经济事务的政策。

            他双手捧着装满公司文件的纸箱。 纸箱里头还有一群同事的照片。

            他蹒跚地走在冷冷的街。 成群的人们, 结对的男女更是为他营照了鲜明的对比, 犹如小孩把映着白雪的拼图硬塞入夏日的画里。

            零零落落的繁星已和底下明明灭灭的灯火连成一片, 衬托出银盘的唯一。 他是它在地上的倒影, 身上也撒上一件忧郁的银白。

            没有塞好的衬衫, 露出脚趾的皮鞋, 满脸的胡渣是他成为失业帝国的人民的通行证。

            手里的电话已拨出无数的留言。 电话的对岸也不知是不是真的没人。

            背着热闹的街, 笑声与街灯渐渐模糊。

            当他经过一个黑暗的巷子时, 一个低沉的声音叫住了他。 巷子外的街灯打在中年人粗犷的面庞。 发出异味的上衣被驼着的背面上一个弧度。 满上补丁的褲无法全遮盖住伤口的双腿。 他伸出化脓的手将他拉向自己。

            “帮我一个忙,恩迪。 我是你的朋友。” 中年人在他耳旁说道。

            “我......”, 中年人打断他并说道:“将地上的汽油弹丢到街尾的那件木屋, 里面的老头想要骗我的钱!”

            恩迪一言不发, 弯下腰,拾起在垃圾桶旁三个玻璃瓶。

            当他到了那破旧的屋外, 中年人又突然出现了。

            “将火点上,把这里烧成灰!”

            “我......” 他说道。

            “我们是朋友, 我不会害你的, 以后我会报答你的!” 中年人打断他。

            听完, 他的手就不自觉的将玻璃瓶掷出。 他瞳孔里映射着那屋状的熊熊烈火。 耳里, 回荡着噼噼啪啪的声音 。上升的热气流将视野扭曲。 温度极速升高。

“我......” 他转头想说但没有发现中年人又消失了。 只留下橘红色的街道, 和他被染上橙色害怕的脸孔。

            当他想要离开时, 一位小女孩冲了过来, 喊道:“哥哥, 请帮帮我。 我的狗狗在木屋里!”

            小女孩抱着他的腿说道:“我知道你是好人, 让我做你的朋友。”

            恩迪将外套包着他的头, 二话不说地冲入火场里。 头顶上的屋檐已摇摇欲坠, 浓烟毫不留情地割伤恩迪的喉。

            就在房间里角落, 他发现了小狗的踪影。 黑色的毛皮卷成一团, 不知所措。 恩迪的双手将外套握得更紧起来。 在屋子倒塌前一刻, 他抱着小狗跑了出来。

            “谢谢你!”女孩天真地露出笑容犹如凡间的天使。

            恩迪也笑了。 当他想说话时, 女孩消失了。 只留下他手里一袋黑色的废铁罐。

            三天内, 恩迪已发出了二十多张履历表但都没有一个回信。

            天色渐渐暗了, 街道也繁闹起来。

            他从便利店里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两瓶啤酒。 一瓶是给自己, 另一瓶给那中年人的朋友。

            他又回到那个巷口, 巷口里有着满满的垃圾, 时不时还能看见老鼠出没。

            中年朋友走了出来还是一副肮脏龌龊的样子。

            中年朋友开口说:“帮我一个忙, 和我一起揍下一条街的老头, 他想要来杀了我!”

            “我......只......”

            “是朋友就来, 别废话!” 火药味浓重。

            中年人走出了巷口, 徐徐地向下一条街走去。瘸了的腿让身体左摇右摆的。

            恩迪跟着他到了另一条的街口, 街口处有位三十出头的男人正睡在手推车上。 他全身都是浅褐色的摇曳的路灯让他身影分明犹如美术室里的静物。 他一动也不动且还有些僵硬。

            “就是他, 去打爆他的头!”

            “我......只......”

            “我们是朋友, 对吗?”

            恩迪带着一点不情愿走进了那位熟睡的男人。

            他的脸依然模糊不清。

            恩迪举起手里的酒瓶, 重重的将它敲在他的头上。

            他看见鲜血四溅, 沾了鲜血的玻璃瓶犹如撒满地上的红玉。 惨叫声回荡在他耳蜗里。

            恩迪看着流血的男人, 充满罪恶感。 害怕让他向后退。

            中年人拍着恩迪的背, “做得好!”。恩迪转头看却发现中年人已消失。

            当他想要逃离时, 那天的小女孩又出现了。

            串串眼泪从女孩脸上划过。

            她抱着恩迪的脚, “她是我的阿姨, 她昏倒了, 求你送她去医院!”

            女孩指着街角一位全身黑衣的人。

            “我知道你是好人, 我是你的朋友!”

            恩迪抱起发出恶臭的女人, 捉紧她冲向最近的诊所。

            他经过一条又一条的街, 街上一条比一条热闹起来。

            匆忙的影子在街灯下一闪而过。 只留下旁人的大笑, 冷眼与玩笑。

            当到了诊所门口时, 女孩出现在他身旁。 他弯下腰让女孩能说话。

            “我阿姨好了!你真是个好人!”

            语毕, 女孩又消失在对他指指点点的人群里。 他手里还抱着一个黑色的垃圾袋。 他将袋子放下, 默默地 低着头离开。

            他游荡在城市里, 到了黎明时分才回到他的蜗居。

            窗外的日光起来起弱,取而代之的是慢慢升起的灯光。 夕阳斜射在他懒洋洋的脸上。 他睁开眼睛, 望了下窗外。 酒意犹在。伸了个懒腰, 迷迷糊糊地走进厕所里。 洗了把脸, 视线慢慢恢复。

            镜子上清楚的映射着中年人的脸。

            中年人开口:“今天我有条财路给你。在豪华区里有一户人家出外旅行。 我们从后墙爬入, 进去偷走他的东西。 现在走!我带你去!”

            中年人先走出厕所, 恩迪呆呆地站着。 害怕, 良知罪恶加重了他的双腿。 牵绊着他。

            “是兄弟就走!”

            他动了。

        他们走过了十多条街才达到这座城市的最高峰。 这里的房子都犹如一座座的王宫。 富丽堂皇的装饰, 点缀着座座楼宇。 千万盏的灯火更是添加了神圣的奥林匹亚峰的足迹。

            他们走到了一座房子的右反后侧,用斜靠在墙旁的梯子爬入。

            里头有着大花园, 静谧的泳池。 设计是外国风, 一副让人看了都悠然自得的景观。

            他们跳下围墙, 静悄悄地走进房里。 房里头空无一人。 在暗室里,他们隐隐约约看见了许多让他们过半辈子的宝物。

            恩迪小心翼翼地将东西放入袋子里。

            忽然, 他听见楼梯传来声音。

            客厅的灯亮了起来, 一位熟悉的脸孔出现了- 让他变得如此寒碜的人, 他的老板。

            老板紧握一个棍子, 吊吊的看着他。

            中年人大喊:“杀了他!”

            恩迪慌了, 他将电视前玻璃桌上的水果刀拿起。 恶魔上了他的身, 充满杀气的眼神, 窜流的血液都想要血腥的祭品。

            忽然, 他听见了小女孩的声音。

            “放下刀!你是好人!”

            “干掉他”

            “不, 听我的, 相信我!”

            恶魔与天使的对决让他陷入痛苦。

            他的拳头慢慢松开。

            在这时, 老板举起棍子冲了过来。

            鲜血四溅, 棍子掉了下来, 在地上滚着。 老板倒了下来, 心脏处刺着一把刀。

            “快跑!不要个警察捉到!”

            “不, 自首吧!”

            远处传来警笛声, 回荡着命案现场。

            他呆呆地蹲着, 抱着头, 不知所措。 选择让他动弹不得。 他哭了!

            警察手里握着手枪, 指着他。

            他带上了手铐在盘问室里坐着。

            门打开了, 一位西装笔挺的警官走了进来。 手里握着一杯冒烟的咖啡。

            “要咖啡吗?” 警察坐在他的对面。

            他摇摇头, 眼还看着地上, 无法直视。

            “你为什么要杀他?” 警察提高了声量。

            恩迪没回答。

            “是谁指使你的?”

            恩迪还是没开口。

            “你有没有话想说?”

            “我......只想找个朋友, 请别伤害他们, 都是我一个人做的!”

            铁窗外街道的繁闹斜射入阴影的房间里。 他在房里笑着, 谈着, 不理会人们赋予他的称号。 他向他的朋友说着一张张的画面。

            有人说他是加害者, 是个社会的寄生虫。

            但至少你我知道, 他只是个受害者, 只是个被淘汰的人, 只是个玩偶, 真正的加害者是窗外不属于他的世界。

            窗外的画面还是一样虚拟着繁华的味道。

            只是街尾的木屋被零落的白漆隐隐约约地遮住了岁月。

            只是街道上多加了拾荒者的谩骂, 谩骂着醉汉把玻璃瓶打破在褐色的纸皮上。

            只是富丽堂皇的宫殿有着哭声, 地上撒满了花生壳。

            街道上依然有着纸张飘动在地上。

            那是几天前的报纸, 现在用来包着食物。

            在照片的下方是专家的意见, 对于精神病的关怀。

            一阵风, 一切又回复原状。

 

评审的话:

高中小说首奖《存在》

      情节的重复性铺陈得很好,在故事的推进和主题的呈现上都达到了一定的高度,也碰触到很多“存在”以外的问题:最悲哀的就是没有一个人是坏人,每一个人都是加害者,每一个人也都是被害者;没有人是自愿,也没有人被强迫,世界或许就是这样的存在。

       这篇小说给了我一定程度上的惊喜。没有过多华丽的词藻,不玩文字游戏,稳扎稳打地经营文字,对我而言这样的文字是利落、简练而踏实的。作者非常清楚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也做到了将之呈现到读者眼前。


联络我们

MUAR CHUNG HWA HIGH SCHOOL

No.14 Jalan Junid, 84000 Muar, Johor, Malaysia. 
Tel: 06-9522632#0 Fax:06-9515611 
Email: chhsmuar@chhs.edu.my Website:www.chhs.edu.m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