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9 7月 2018

2014高中小说佳作《使命》

 

第一章:初入城镇

  日暮时分,鲜红的夕阳将漫无边际的沙漠染成浓浓的橙色,名为伊斯卡的绿洲逐渐亮起了点点灯火。在离城镇不远处一片沙地上,有一名少女正默默地站着。她穿着一件亮银色的袍子,袍子上隐约印着繁杂精美的花纹,在太阳的照射下显得神秘非凡。少女的脚边还放着一个圆形的竹篮和一个单肩包,篮子被一块华丽的丝绸盖得严严实实地。此时若有识货者经过,定会吃惊不已。竟有人拿价值连城的寒蚕丝织成的绸当作一块布来使用,还直接放在沙地上,任由它逐渐被黄沙弄脏。虽说它本就是布料,但由于它的价值堪比钻石,从来没有人会将它当布来用。突然间,盖在篮子上的丝绸无风自动,被掀开了一角。但少女并没有注意到篮子的异样,她无声地叹了口气,思绪烦乱无比又无力理清。她已经站在这里很久了,但始终无法做出决定,再这样下去……突然,一个温暖的物体碰了碰她因站立许久而有些僵硬的脚,打断了她的思考。少女吃了一惊,连忙低下头,看见一只被夕阳照得全身发亮的橙猫正坐在沙地上抬头看她,眼里满满是担忧。


  “曼曼!”蹲下身,少女小心地抱起它:“怎么从篮子出来了,我不是告诉你千万别出来吗,你的爪子很容易被沙子磨伤的。”被唤为曼曼的猫咪横了她一眼,竟口吐人言道:“喵呜,还不是因为你犹豫了那么久,我都快被闷死了!我们今天到底还要不要进城啊?”少女顿时哑口无言,为难地皱起了眉。见状,曼曼不由得开口劝道:“我知道你很犹豫,但总不能在城外过夜吧?我们这次只是来确认传闻的真实性,顺便解决问题而已。更何况,你自己也说当初那场灾难根本不是你有心的呀!”少女慢慢地摸着曼曼柔软的毛发,凝视着伊斯卡城,轻声道:“你不懂。虽然不是我,但的确是因为我才会……”少女神色黯然地住了口,金色的瞳孔内满是复杂的情感。

  “喵呜!黎日思你气死我了!这些年你救的人又不足以抵消你造成的伤害吗?”曼曼却不肯接受她的解释,开始跟自家主人较劲。日思的满腹忧愁被一扫而空,她哭笑不得地拍拍曼曼的头,正色道:“怎么可能以这个来抵消,而且……”话还没说完,曼曼挥舞着短短的爪子打断了日思的“日常教育”,直接地说:“喵喵喵停!我宣布,今天我们进城!你不带我进去,我就自己走了哟!”曼曼终于放弃了说服它的主人,直接作势欲扑出日思的怀抱。日思无奈地抱紧了猫咪,试图打消它的主意。

  “你先听我说……”日思闪避着曼曼爪子攻击,还得小心地不让它落地,实在是有点狼狈。

  “喵呜!不听!”曼曼又一次在日思肩上借力,跳起来闪避日思的捕捉。

  “曼曼……别再挣扎了……”日思好不容易抓住了曼曼的前爪,将它牢牢困在胸前。曼曼一直扭来扭去地挣扎让日思有点头大。

  “喵呜!你放手我就不挣扎了。”曼曼努力地挣扎着,还不忘与主人扯嘴皮子。

  “你……爪子先收起来。”日思再一次闪过曼曼的爪子,深深觉得当初帮曼曼磨利指甲的自己是自作自受。

  “不要!”曼曼真心觉得委屈,不过是要进城而已,主人也太固执了。

  “听话!”日思几次险些破相,火气也大了。

  “喵呜!不要拉我的颈项!臭主人,坏主人!”最终,日思直接拎住曼曼的颈项。养过猫的人应该都知道,猫咪在被拎住颈项时会全身僵硬,动弹不得。而曼曼正处于这样的状态。

  “曼曼,是你逼我的。好啦,我们进城。”日思叹了口气,有些后悔当初那么宠爱它,惯成了它这副脾性。

  “……”这下曼曼总算是安静了,任由日思把它放回篮子,将被弄乱的丝绸重新盖好。“也该洗一洗篮子了,不知道城里是否依旧。”低低的话语带着些许忧愁,日思拿起了肩包,用斗篷严实地遮住自己的身形,提着篮子,快步向城镇走去。她没注意到的是,在她待了好久的沙地上出现了一团黑色的影子,注视她的离去。

  等到进入城市时已经是将近深夜了,城门的卫兵反复地盘问耗了他们不少时间,直到她亮出了自己身份,才得以进入伊斯卡城。日思慢慢地走在满是沙的石板街上,思考着今晚要在哪里过夜。篮子中的曼曼呆得气闷,猛地跳了出来,大口呼吸新鲜空气。“曼曼!“日思无奈地呼唤它的名字,却见它尾巴一卷一舒,昂首阔步地走进一家小旅馆,她只得跟了进去。

  “客人,住宿吗?一个晚上十个银币。“旅馆里昏昏欲睡的老板在看到有人进入自己的旅馆时,顿时精神一振,连忙走向前热情地招呼客人。

  “是的。老板,可以商量一下吗?我现在身上没钱,我可以帮你做事或你等我去接委托赚钱,你觉得……?”整整斗篷,日思温和地坦白自己的处境,盘算着今天露宿的可能性。

  “可以呀!”老板爽快的答允让日思愣了愣:“真的……可以?”

  “不说我怎么忍心让你一个姑娘家在外露宿,我可是巴不得有人入住呢!”老板苦哈哈的表情让日思起了好奇心:“为什么呢?”

  老板大大地叹了口气道:“别看这间店简陋又破旧,以前可是这一带数一数二的名店呢!不过自从我接手后就霉运连连,不是火灾、水灾啦,就是莫名其妙地问题百出,惹得客人不高兴,久而久之就没人想来了。现在上门的客人尽是些亡命之徒,虽然不喜欢但也只能吞声忍气。像你这样有礼的客人已经很久不见啦,当然巴不得你入住,反正我相信你很快就会付清租金。”说完,老板笑着拿了把钥匙给她,说明房间位置后就径自去忙了。对自己的好运微微一笑,日思若有所思地打量小小的前厅,尤其仔细的打量了在门旁的时钟。在她转身上楼的一瞬间,从眼角瞄见了意料中骚动的重重黑影。日思的脚步顿了顿,然后抱起了曼曼,从容无比地缓步上楼了。

  隔天,当她起床时,天才刚亮。瞄了一眼毫无动静的竹篮,日思决定先下楼去准备早餐。俗语说得好,民以食为天。人呢,得先填饱了肚子才有动力继续奋斗……也不对,她只是为了避免自家宠物学那泼猴大闹旅馆,顺便吃点食物补充体力而已。毕竟食物对于她这种人来说可有可无,所以不用太美味,但曼曼又挑食,该做什么当早餐呢?……刚下了一半的楼梯,思考中的日思突然觉得不太对劲。说时迟那时快,脚下的台阶在一瞬间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深沉的黑暗。反应颇快地先一步捉住扶手,吊在空中的日思瞪视着下方蠕动的黑影,开始有点生气。大清早的,不过是下个楼梯,她惹着谁了?抬起悬空的右手,日思用力向下方的虚空一拍,动用能力命令道:“风!结集成阵!”一阵寒风如言刮过,一个镶满复杂文字的透明阵法在日思脚底形成。日思松开了左手稳稳地站在阵上,勾起了冰冷无情的微笑准备给敌方一个难忘的教训:“风,万刃瞬……”

  “谁?”老板的声音打断了日思的命令。紧接着,楼下传来移动的脚步声。旅店的老板从厨房探出了头,轻声问道:“有人吗……小姐?”老板显然没想到有客人那么早起,一时间愣在那儿。日思瞄了一眼不知何时恢复原状地台阶,不动声色地散去了阵法。她转头笑着对老板说:“不好意思,我是下来弄早餐的。如果不会妨碍你的话,可否让我帮忙呢?当作住宿费的一部分如何?”老板当然满口答应,两人谈笑着进了厨房,开始准备早餐。而在不被注意的角落,黑影蠢蠢欲动地转移了目标。被留在房里的竹篮动了动,橙色的猫头探出。早就知道主人出去的曼曼当然不可能放弃宝贵的睡眠时间,只是……麻烦找上门了。恶狠狠地瞪着溜进房内的众多黑影,因被打断睡眠而打从心底散发浓浓怒火的曼曼亮出了尖锐的牙齿:“不懂礼仪的家伙们,准备好接受教训了吗?”

  当日思察觉动静,回到房间时,她看见了不可思议的一幕——自家猫咪不可一世地坐在地上,对着许多比它大一号的黑影比手划脚地给它们上礼仪课:“弯腰要弯九十度!手要一手在前,一手在后地放在腰部!不对!……”对着诡异的状况无言了片刻,日思按着地板,小声地命令道:“木,立起包围。风,环绕隔绝。”只见无数的小树枝从地板窜起,层层包围着黑影。而风则尽责地盘旋在房间周围,让人无法听见任何动静。而做完这一切后,日思很干脆的把曼曼从地上捞起。

  “刚才鹰传讯说会晚点到,我来不及叫你上来,这些黑影太烦了。”曼曼开口解释道,一边极其斯文地梳理着自己的毛,一边转头瞪了被困住的黑影一眼。日思皱了皱眉头,只觉得刚到小镇就事情多多,不是什么好征兆。日思套上了象征自己身份的银袍并习惯性地罩上宽大的斗篷,准备吃完早餐后直接出门。曼曼突然发问:“话说回来,这堆黑影怎么处置?”日思满不在乎地挥挥手道:“水,片甲不留。”黑影瞬间被水流绞碎,树枝也缩了回去。这时曼曼肚子也饿了,日思就抱着曼曼下楼吃早餐去了。

第二章:陷入危机

  “这黑影的数量真惊人,不知道是否跟这里的大量失踪案有关。”刚吃完早餐的日思不耐烦地敲了敲碗,震飞了试图靠近的黑影:“好烦,快受不了了,我们去赚钱吧。”曼曼点点头,叼着鱼片,一溜烟的跳到日思肩上,随着她离开了旅馆。她才刚踏出旅馆,就感到起码有十一个人在跟踪她。曼曼一口把剩下的鱼片吞下,冷笑了一声道:“看来你的身份已经传开了,让各方很是忌惮啊。一共有十五个人,从行为举止看来共有七方参与,包括守卫队。七方各派两人,剩下的那个是高高手,不是和他们一路,可能是好奇才跟上的。”。在前往城镇中央办事处的路上,日思和曼曼一路悠闲漫步,让后头跟踪的人兢兢业业,直到她们走进了办事处才不再有人持续地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办事处的大厅繁忙不已,人来人往,却不是很吵闹。大家都放轻了声量交谈,即使是公认为最粗鲁的佣兵团也安安分分地办理手续。身为沙漠中的绿洲,伊斯卡城是一个重要的补给站,因此再心高气傲的佣兵也只能乖乖遵守规则,不然就得在没有补给的情况下去到下一座城市。当然不会死人,只是要你没水没食物地走上两天两夜而已。日思很快就解决了任务榜上的几个净化任务,不外乎是净化物品上附着的怨气、煞气之类的。以日思的特殊能力,她轻轻一拍物品就轻松搞定了。换得了十五个银币后,日思正想离开,却被门口的守卫拦下了。暗暗皱起了眉,日思镇定地询问:“两位大哥,有事吗?”

  “镇长吩咐了,巡者若踏进了办事处,就请留下来。”守卫隐含厌恶的口气成功挑起了日思的不悦,她冷哼一声,怪不得那些人都不跟进来,原来早就串通起来计划好要把她困在这儿。感应到外头渐渐聚集的守卫中混着各方的人的同时,日思收起了一直保持在脸上的微笑,沉下了脸,冷声道:“镇长若有事相见,请他老人家亲自来找我吧。我现在要回自己的住处休息,请两位放行。”毫不客气的回答让两个守卫怒火中烧,其中一个大声道:“镇长要见你,那是你的荣幸,竟然敢如此无礼地回绝,巡者都尽是些不知礼仪的人吗?”另一个守卫唱和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她的身份可是巡者耶!巡者那么厉害,当然有高傲的本钱。我们不过是普通人,哪能得到人家的礼貌相待呢!”门口的争执引起了大厅里人们的注意,在听到日思是巡者后,群众一阵骚动,而大部分人都偏向了守卫这一方:“那么没礼貌的人就该赶出城去!”“还以为自己是哪根葱呢?不就是个怪物而已。”“巡者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就是就是……”“扫把星!害人精!滚出城吧你!”

  日思注视着眼前的混乱,大家交头接耳,不屑的眼光、鄙夷的神情、厌恶的态度和无限的恶意包围着日思。没有人注意到她的手已握成了拳头,轻轻颤抖着。她不是不知道巡者是被大众所唾弃的,只是这一次,面对着众人的指责,她几近崩溃,心中向来坚定的信念出现了裂痕。这么多年,从小失去亲人的她努力履行职责,救人除害无数。她自知不可能偿还当初那份罪孽,因此以全力来誓死保护大陆生灵。她何尝想当巡者?他们以为巡者不会为当初的罪孽而内疚、痛苦甚至自残吗?巡者也跟普通人一样是有情感,会哭会笑的人啊!被冠上身份后的无助、孤寂、痛苦又有谁知道?猛烈的情感几乎淹过日思的理智,她笔直地站在原地,冷漠地看着众人。“何苦呢……”在一片谴责声中,一个细小的声音钻入了她的耳朵:“不用忍耐的……直接把他们杀掉就可以啦……你做得到的不是吗……杀光他们……那些污蔑你的人……”一团诡异的黑影悄悄缠上了日思的双脚,细小的声音持续引诱着:“杀掉吧……从此就没人敢说你坏话啦……杀光吧……这不是很好吗……不如……帮帮你吧?”话音刚落,团状的黑影猛地膨胀分裂成重重人影,扑向了围观的民众!

“喵呜!”曼曼敏捷地抢先跳下日思的肩,把一个人影压在地上。但是它只有一只,就算再厉害再敏捷,也架不住众多人影。一个不小心,曼曼被一个人影狠狠地踢中,重重地砸到墙角去。太过强劲的冲击力让曼曼一时无法动弹,它只能虚弱地躺着,尖细的瞳孔映出朝它扑来的黑影。“曼曼!”日思刚想冲过去救曼曼,却突然察觉双脚动弹不得,粘稠浓厚的黑影将她的双脚牢牢固定在原地。就在这危急的时刻,一只颇大的老鹰冲入大厅内,以微毫之差将曼曼从黑影的包围拉出来。

  “鹰!曼曼!你们去旅馆毁掉角落的时钟!我断后!”日思当机立断地下令,同时奋力脱离了黑影的纠缠,站立在大厅门口。大鹰长啸一声,抓着曼曼越过日思的头顶出去了。厅内的黑影依旧四处窜动,遇人就缠。大厅内的人能逃的早都逃了,只剩下被缠上而逃不开的人一点一点被黑影从脚到头地包起来,窒息而死。注视着大厅内的惨状,日思极慢极慢地呼出一口气,喃喃道:“我最讨厌的麻烦呀……”耸耸肩,她勾起了一抹令人胆寒的微笑,伸出了双手对准最大团的黑影,启动力量,极轻极轻地说道:“我说,消失。”吐出字的一瞬间,日思金色的瞳孔瞬间褪为白色,与之相同的是被对准的黑影也褪为白色,然后粉碎一地。被包在其中的人脱困后并没有道谢,反而倒退一步,低头看了看满地白粉末,然后满脸恐惧地绕开她,冲出大厅。日思白色的瞳孔眯了眯,若无其事地依样画葫芦,把被困的人通通解放出来。

  片刻之后,大厅里除了日思和已经死去的人,余下的空间都被蠕动的黑影占据。虽然不少黑影被划为白粉末且散落一地,但黑影的数量仍旧多得让人反胃。日思当机立断地踏前两步,回身关上了大厅的门。门重重地发出“砰”的一声,围在外头的守卫军及各方的强者,只能紧盯着合上的门,完全看不见大厅里正在发生的事。民众也围在办事处的不远处观察情况,门被关上让他们稍微放心,毕竟没人想和那恶心的黑影正面打交道。在大家都注意大厅门的时候,一个颇高的男子避开人群,绕到了办事处的后方。他东张西望了一会儿,从一个隐蔽的暗门进入了办事处。一路潜行,他好不容易躲过黑影的搜寻,藏在顶楼的小平台,低头注视着大厅内的情况。

  从他的角度看去,正好将日思的表情尽收眼底。只见日思很是淡定地站在风的结界内,凡是靠近结界意图攻击的黑影都会被风刃绞碎。日思就只是守在大厅门口,不让黑影通过。她打算就一直这样站着,与黑影僵持吗?男子心中起了疑惑,在他的认知内,以巡者的能力,解决这些黑影应该不费吹灰之力才对……她在等什么?顶楼的男子一头雾水,底楼的日思则是无所事事,她的确在等,等一个讯号,一个开战的讯号。

  另一方面,曼曼和鹰已抵达了先前的旅馆。曼曼刚在旅馆门前着地,还来不及询问鹰前阵子的去向,就遭到黑影的攻击。它气急败坏地边闪避边咒骂:“这黑不溜秋的东西在办事处那里都这么多了,这里还有一大堆!到底有多少啊?烦死了!”鹰善用翅膀,跳起避开攻击时顺便东打头西勾脚,让黑影狼狈不堪。闪着闪着,曼曼越来越不耐烦,最终做了个决定:“鹰,你飞起来!互相掩护!”语毕,曼曼的身体膨胀起来,弹开了众多黑影。巨化的曼曼硬是往前冲,撞飞不少黑影,鹰则在背上帮曼曼拍下缠在身上的黑影。一猫一鹰就靠着这样的模式渐渐进入了旅馆。

  与此同时,与日思僵持的黑影发生了变化,密密麻麻的人影互相重叠、融合,最终变成了一团大得非常惊人的黑影。日思冷眼看着,却未动手阻扰它们融合。在她看来,变成一个更好,自己用不着那么辛苦地一个一个消灭。那团奇异的黑影不断蠕动着,之后竟然渐渐缩小,显出了人形。日思开始觉得有点不妙,她还真不知道这样下去自己将面对什么。很快的,黑影压缩完毕,形成一个有着漆黑皮肤的高大男子。“他”成型时是背对她,在“他”转过来的瞬间,日思倒吸一口气,震惊地退了一步。“他”的脸,是师父的!

  “卑鄙无耻!”日思皱起了眉头,怒火上涌。她决不允许“他”以这幅她最尊敬的面容苟活在世间:“恭喜,你成功激怒了我,等着灰飞烟灭吧!”只见那人不痛不痒地耸耸肩,摸了摸自己的脸笑道:“这可是我按照你心底深处的阴影做出来的上品呢!怎么,不喜欢吗?”“他”对日思伸出了手,侧头微笑着。日思现在的心情非常复杂,师父已经死了,还是因为她而死的。但现在师父就站在自己面前,如往常般微笑,要自己跟上。深深的思念、眷恋顿时涌上心头,叫她怎么忍心打破这虚幻的倒影?“师父……”日思咬住了下唇,用力地把眼泪和未出口的话语吞回去。她的耳边仿佛响起了当初师父临死前最后的嘱托,凡事需自行判断,不为流言所迷惑,走出自己的道路,并且……

  “……要有一颗坚定的心和决不动摇的信念。”日思低低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大厅内,引起了正在打量自己新形态的“他”的注意。再度勾起了嘴角,“他”嘲笑地说:“这样看起来,你的心一点也不坚定,信念轻易就被动摇。啧啧,想来你师父一定很失望。“日思缓缓抬起了头,恢复金色的瞳孔眯得只剩一条缝,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随即闭起眼睛,任“他”怎么说都不再理会。

  “他”企图用话语扰乱日思,让日思一气之下跟他打起来,混水摸鱼地通过出口的计谋失败了。暗暗咬了咬牙,“他”完全不想跟风的结界正面对抗,偏偏日思却一直堵在出口。正在双方僵持不下时,鹰和曼曼推开大厅的门,直接走到日思身后道:“主人,本体已消灭。”日思满意地点点头,对面的“他”则脸色大变,脱口道:“不可能!我抽取灵魂,制作了那么多人影。你们怎么可能突破防线毁掉时钟!”冷冷地看着惊慌的“他”,日思心情很好地回答:“你以为我是谁?可成为巡者伙伴的生灵又岂是弱者?何况你的主力已被我困在这里,区区防线何其薄弱!”“他”的确感觉到远处的本体无法再提供力量给自己,逐渐流失的力量让“他”惊慌失措。愤恨地盯着日思,“他”聚集起剩余的力量,冲向日思。丧失本体的“他”不久于人世,就算死,起码也要拖一个下水陪葬!大吼一声,“他”引爆了自身,但求同归于尽。“去死吧!”

第三章:踏上旅程

  此时已是黄昏,在伊斯卡城门外,日思站在一片沙地上,脚边放着竹篮与单肩包。这幅场景与来时一模一样,只是日思肩上多了一只昏昏欲睡的大鹰。“好戏看够了,总算出来了吗?”日思头也不回地对着蹑手蹑脚从后头靠近她的男子说。“被发现了吗……”男子耸耸肩,大步走到日思身边,大方地举手打招呼道:“嗨,我是新的巡者,是那个声音叫我来这儿找妳。一开始的跟踪本人绝无恶意。我……”“意识。”她打断了他的滔滔不绝:“我们称呼它为意识。”日思缓缓转过身,打量了面带微笑的男子,淡淡地道:“看来你心理素质不错,刚成为巡者竟然还笑得出。”此话一出,男子脸上的微笑顿时消失无踪。沉默了一会儿,他勉强扯动嘴角道:“我比较幸运,比较亲近的人早都死了,加上我住在山上,所以没有太多人命伤亡。只是……”他的脸色也消沉了下来:“方圆八里内的树木、草、花朵、动物、猎人全都……死了。我养的狗也……”

  吐出一口气,日思回头看着夕阳下闪闪发光,显得生机盎然的伊斯卡城,冷冷地说:“你的确幸运,我当初是住在伊斯卡城里。”男子猛地抬起头,震惊地盯着面无表情的日思。咽了口唾沫,他小心翼翼地问道:“当初……发生了什么?”日思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道:“意识是绝对平等的,凡为巡者,直系亲属、方圆八里内的一切生灵的能力、生命力、技能将全部被强行剥夺并转移到巡者身上。我也一样。”她哼了一声,冷笑道:“方圆八里内……绝无存活。”男子和日思并肩站在沙地里,一同注视着不远处逐渐亮起点点灯火的伊斯卡城。静了一会儿,男子忍不住开口问道:“声音……我是说意识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勾起了一丝淡淡的微笑,日思静静地低声念起了一段巡者们都熟知的故事。

  起初,这片大陆是有神在管理的,它被称为圣神。而在远古时期,据说众神间突然爆发战争。圣神在前往参与大战前留下了一股意志,也就是“意识”。意识将随时随地在大陆上选出十个人,赐予他们能力。让这十人行走在世间,代替圣神处罚坏人,维护大陆的和平。这些人被称为“巡者”,等同神的分身。本来圣神这么做的用意是好的,但意识本身并无创造的能力,所以它采用了最实际,也最残酷的方法。凡是中选成为巡者,其直系亲属、方圆八里内的一切生灵的能力、生命力、技能将全部被强行剥夺并转移到中选者身上,因此巡者有漫长的寿命、全面的能力、众多的技能。这个极端且残酷的手段使得有些巡者精神上承受不住,发狂而死。

  “部分巡者死前疯狂使用能力屠杀、破坏等举动让一般人对巡者的认知蒙上阴影。虽然没人敢直接宣之于口,但在一般民众心里,巡者代表灾难。这样的认知从根本上来说并无错误,因为巡者处理事情时难免动用武力,通常事情处理完,附近的房子也毁光了。“满不在乎地耸了耸肩,日思笑道:“就如那栋因自爆的阴影而彻底崩塌的办事处,十成十被算在我的头上。”日思是满脸愉快,男子却是满脸无奈:“你还说。那时我差点来不及脱出,要是被压在瓦砾底下的话怎么办?就等你来救?”不太好意思地咳了一声,日思转移了话题:“既然意识叫你来找我,就是要我教你了。你就跟着我一段时间,学习如何做巡者吧。”弯腰拿起了单肩包和竹篮,日思往伊斯卡城的反方向快步走去。发觉身后的人没跟上,她不耐烦地回身喊人:“还不快跟上,出发啦!”男子闻言连忙快步跟上。

   在似乎漫无边际的沙漠,两人渐行渐远,隐约还可听见他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我们去哪儿?”“去做工啊。”“什么工作?”“惩罚坏人,维护和平……这些就是巡者的工作。”“这样啊……”“就是这样。巡者没有假期,没有酬劳。我们奔波于世间,不顾世人的白眼,为各自的理由而努力着,守护这片大陆。”“听起来蛮好的。你的理由是什么啊?”“以后你就知道了。还不走快点,坏人都跑了!”“是是是……”

 

联络我们

MUAR CHUNG HWA HIGH SCHOOL

No.14 Jalan Junid, 84000 Muar, Johor, Malaysia. 
Tel: 06-9522632#0 Fax:06-9515611 
Email: chhsmuar@chhs.edu.my Website:www.chhs.edu.m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