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05 8月 2020

中化及麻坡生态地图活动报道 (二)

《夜探中化》

2012年1月9日(星期一)7:30pm~10:00pm

        农历十二月十六的圆月沾了点暧昧的雨丝,我们一行十余人瞪大了双眼,挨著操场与篱笆边的草木,在微弱的电筒光下强行拜访野地里的原住民。远处传来长尾夜莺“咕儿—咕儿—”的悠扬鸟啼,但也只闻其声不见踪迹,倒是林夜莺爽快俐落地盘旋在篮球场上。随著耳目感官开始习惯夜色的谧静后,热闹的小世界逐渐对我们绽放。

        小心脚下!袖珍的小雨蛙不过指甲般大小,每一次早晨升旗礼的大军压境,总是让它们惊惶失措地四处逃窜。操场上有三大住户,穴居的是跳蜘蛛,人稍一凑近它们便躲进泥地的缝隙;草丛中是蟋蟀,那对粗壮肥大的後腿轻轻一蹬,便跳出视线之外的范围;还有没完没了的蚂蚁,好像永远都有排不完的队、搬不完的家。

        个体户方面,最先带来惊喜的是一只翠绿小螳螂,只见它举起胸前的两支小镰刀,站在你手指头上那副耀武扬威副的德性,让人喷饭地想起螳臂挡车的寓言故事;再来是可爱的一对小瓢虫,绅士般优雅地停歇在同一片小叶子上,让人不由放缓了呼吸,唯恐惊动这一幅美丽的构图;毛茸茸的黑毛虫也许会让很多人尖叫不已,但是畅开心胸细看:那笨拙的身子奋力地上下挪动著,依循波浪的幅度远远地逃离你的视线,也是挺可爱的!

alt

我们的灯光引来了小飞虫,意外地带给蜘蛛丰富的晚餐

 

alt

alt

任凭你拥有如忍者般高明的隐身术,仍逃不过我们锐利的眼睛

       离开操场,走进八角亭与科学楼之间的小花园,营养过量而显得肥大的金龟子趴在树干上,展开它特特的鳃叶状触角;成串的红色小椿象挂在水梅花的一对荚果上,它们大多数以植物汁液为食,可以说是农业上的害虫,而且触摸下还会释放恶臭的气味,有“臭虫”或“放屁虫”的俗称,但是我觉得它们的“造型”挺漂亮的。有一种叫人面椿象的,背部的花纹很像人的五官。

       茂密的草丛中、阴郁的树根下、潮湿的沟渠里,由于水气较重,常是蛙蛙的天堂。第一位登场的是食蟹蛙,这个名字说起来真无辜,只不过曾经有一只饥不择食,就永远“恶名”远播;与它相比起来,泽蛙就比较喜欢呆在水沟里,两者看起来有点像,背上都有黑点点。

        三号佳丽是亚洲锦蛙,狭口蛙科的它长得讨喜,口小小、身体肥嘟嘟的,受到惊扰时还会鼓气吹涨身体,果然童话说的没错!修长的四线树蛙,稚气的大眼睛犹带著树蛙家族血统里(我觉得)一贯高尚的气质,它背上的四条黑线最容易辨识。中化蛙氏族群里最大的成员要数蟾蜍了,每一次雨季时办公室的水沟里总是充斥著它们的卵和小蝌蚪。考考你,蟾蜍和青蛙要怎么分辨?这是初一生物课学过的哦!

alt

食蟹蛙—这校园可没有螃蟹好吃呀

alt

爱在树上跳来跳去的青蛙──四线树蛙

        今天的主题是夜晚的昆虫与蛙类,可是我们还是惊喜地发现了一只睡梦中的裁缝鸟,它蓬起全身的羽毛,把头埋在翅膀下,睡得可甜呢。

alt

alt

秋海裳上睡梦中的裁缝鸟,被我们的快门给惊醒

(文:郑慧敏 摄影:蓝瑞祥)

联络我们

MUAR CHUNG HWA HIGH SCHOOL

No.14 Jalan Junid, 84000 Muar, Johor, Malaysia. 
Tel: 06-9522632#0 Fax:06-9515611 
Email: chhsmuar@chhs.edu.my Website:www.chhs.edu.m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