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1 12月 2018

2014高中小说佳作《撑著》

远方传来一声鸡啼,我马上睁开眼睛。

身边这个男人,我跟了他一千九百六十天。

在每一天的训练下,我已经可以不发出任何声音地下床。

五年来,每日,每夜,重复着同样的生活。生活?牲活。

准备了他的早餐,一颗煎蛋,必须放在盘子的右边,左边是饭,上面必须淋上咖喱。筷子必须放在盘子的左边。我永远记得,每天梳洗时,镜中额上的疤痕,都在提醒着,他是左撇子。

他醒了,梳着中分的发型,从来没变过。“醒啦?”皮笑肉不笑。照惯例地,回应我的是一片沉默。

来到餐桌前,他把每样物品都仔仔细细盯了一遍。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发现任何差错的。

“太咸了!”随即赏来一巴掌。“对不起,我马上重做。”“不用了,看见你那张衰脸都没心情。”甩门就出去了。

他是富人家的孩子,自小被娇生惯养着。长大了自然也不必工作。一开始,我们过得很快乐。

但是就在公公他老人家过世后,家财散尽后,我的命运从此背上了“不堪”的字眼。

他不出去找工作,也不让我出去找工作,身为有头有脸人家的媳妇,决不能出外抛头露脸。靠着一些针线活儿,我们勉强还过得去。

我们没有孩子,不知道是我的问题还是他的问题,但他把一切都怪罪到我身上。“你这个不会下蛋的母鸡”是他对我的称呼。幸好,我们没有孩子。

他回来了,想必又输钱了吧?迎面而来的又是一具醉醺醺的红脸丧尸。今天又免不了一顿拳打脚踢了吧。没关系,我已经习惯了,每回挨打过后,肚子也不饿了。还能省些饭钱。

“做女人的,要认命。三从四德,勤俭持家,相夫教子,是我们这辈子最大的事业。”我小时候,常常听到母亲说这话。母亲,你嫁的,是好丈夫。但我绝不能被休,这会让家人蒙羞的。

“这些日子过得怎么样?我好久没来看望你了。”“我……没事啊。”对不起,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词。“看看我给你带了什么东西,来,换上吧!”“不了,妈,我改天再穿吧。谢谢你,真漂亮。”不行,我不能让她担心,上回的伤疤还没有完全复原,又覆上了一层新的伤痕。

“这婆娘三天两头地往我们家跑干什么?也不见带些手信来。”

“她是我妈。”

回应我的,又是一顿毒打。

望着镜中的自己,曾经漂亮的脸蛋,已经被青一块紫一块的淤青装饰了。曾经透出红润光泽的皮肤,已经被抹上了惨白的粉底。曾经被认为最漂亮的笑容,我想,这辈子再也不会出现了。

“听说了吗?林大婶的女儿好像被夫家休了,还说是被打了。这女人,想必是干了什么坏勾当,才会被老公打的吧。”“对啊,那丫头小时候就长得花枝招展的,我当时就觉得,将来长大了肯定是个红颜祸水,果然给我猜中了。”迅速拣了一束青菜,还了几角零钱,我快步离开了。

我不能让我妈妈的女人这样被指责,不能。

“你回来啦,晚饭煮好了。”

“给老子拿些钱来!没了酒,怎么和你这婆娘相处?”

“我……我没钱了……”

“臭婆娘!少给老子装蒜了。是不是偷偷把钱藏起来了在外面养男人?”

头发顺势地被往后扯,随即一股力量把我推向了神台案角,我跌了下去。以为就此罢休,没想到一连又来了几个撞击。流过我眼睛的,是血,是汗,还是泪?神台上的烛光模糊,向四周散开。我倒了下去,下意识地把手放在了上衣口袋上。

他注意到了这微小的动作,从我口袋中拿出了一个链坠子。“女儿,这是妈妈送给你的嫁妆。妈妈也没什么可以给你的。这上面刻了‘勤俭持家’四个字,希望你从今天开始,好好相夫教子。”这,是我这五年来,每日每夜活下去的寄托。

“臭婆娘,没想到你还偷藏了这么值钱的东西。”那左脚,朝我的太阳穴踢了过来。

黑暗中,我仿佛又回到了十五岁那年。我和姐姐在房间里聊着天。

“妹,你未来想要过什么样的日子啊?”

“我哦?我想像妈一样,嫁一个好人家,从此相夫教子,过简单平凡的日子。”我笑得好开心。

“傻妹,哈哈!”

傻妹。

联络我们

MUAR CHUNG HWA HIGH SCHOOL

No.14 Jalan Junid, 84000 Muar, Johor, Malaysia. 
Tel: 06-9522632#0 Fax:06-9515611 
Email: chhsmuar@chhs.edu.my Website:www.chhs.edu.m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