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23 9月 2018

2015高中散文佳作《97‘s》

这是一个最好,也是最坏的年代。

我很庆幸,能活在这个最好,也最坏的年代,而不是一个不好不坏,或是一个只坏不好的年代。

97年的我,有幸乘着90年代的尾巴,体验如今被称为old school的昔日情怀;有幸在年纪尚小时,就在生命里留下跨越世纪的烙印,迎接那千禧大爆炸后的新世界。

2015,我们这一代人,即将陆陆续续进入社会,定义这个我们的时代,开始为下一代的后起之浪播种、耕耘。

从前,可以是几十年前,也可以是几千年前,生活可以很简单,成功也可以明确的定义,大家普遍上都为了同一个目标向上爬,为了衣食无虑,为了功成名就。

现在呢?你成功的定义,是什么?你的生活快乐吗?或许你现在丰衣足食,事业有成,但这是你想要追求的一切吗?想想,你的人生,还有什么不满足,还有什么遗憾吗?

我不是在教唆人要贪得无厌,只是想挑起你一些些的反思,想想你的人生,那颗最初的心,你的初衷,如今在何处?是掉在半路了吗?还是为了捡拾起路旁的一些东西,而舍弃掉了呢?或是你至今仍好好的保留着,却始终深藏在心中,用一层层的世俗眼光来掩饰那自己都不敢承认的自己;或者你一直把它怀揣在胸口,浴血奋斗着,在荆棘满布的征途上,换来满身伤痕,却骄傲地展示着那仅剩一小片碎片的梦想。

这不是现实与梦想的扯淡,你要求更多的物质享受,更多的金钱,更多的权力,那也是人之常情。毕竟,没有任何理由可以指责想让自己的生活过得更好的人。只是,各人的生命,由各人自己选择。当一样东西可以满足人类尽可能多的欲望,它便会成为世界的主流,便会成为社会看待个人的视角,就像我们现今社会的金钱。

金钱不是万能,当然,很多东西金钱买不到,但是无可否认地,它也可以换来很多东西。因为它是一样可以帮助你达成目标的工具,只要你有钱,你可以比一般人更简便地去获得任何你想要的东西。任何东西,视乎金钱的购买范围,和金钱的多少。它是一个让人从现实的旷野中登上应许之地的阶梯,而不是目的地本身。有人,在一步步攀上财富的梯级时,却忘了自己要去的地方,和自己为什么要爬上这座天梯,所以只能终其一生在阶梯上无谓地踱步。

人类的进步与发展,本来就是建立在不满足、想要更多的基础上,就是因为这一个不知足的念头,才有了后世循序渐进的探求。这个世界的万紫千红,本来就是在欲望这把火越烧越烈的火光中,映照出来的幻霞,就像卖火柴的小女孩点燃的火柴一样,不一样的是欲望的火焰不会熄灭,只会吞噬一切能够触及到的事物来茁壮自身,让火光越来越耀眼,让人在玉石俱焚的高温中,享受无上的快感。

如果没有不满、没有渴望、没有贪念,世界就不是世界。人类不满足于在食物链中以同等的地位与其他物种竞争,于是开始制作武器来保卫自己;人类不满足于大自然赋予的条件而点起熊熊火焰来获得那本不属于自己的温暖与光亮;因为欲望,人类从坚不可摧的岩石中徒手撬出一颗颗光彩夺目的钻石;因为欲望,人类在时间厚厚的烟雾中划出一个个瞻望未来的空隙,从而推动时代的变迁;因为欲望,人类沿着魔豆长成的巨树往上爬,从巨人的国度里偷取了会生金蛋的鸡和会自己演奏的竖琴。这些背负着离经叛道、逃避现实、发白日梦等种种罪名的人,不顾当时社会的批评与舆论,不在乎自己今日的牺牲是否会青史留名,只专注在眼前探寻的真理,究竟还有几步之遥,他们,与现实还有大多数人拔河,以换取理想的点滴甘霖浇灌在大地上,好让下一批的梦想家可以更顺畅地前进。20年前的网络、50年前的电话电脑、100年前的汽车飞机、150年前的电灯,这些东西在当时,不都是匪夷所思,前所未有的创举吗?然而今天的我们,根本无法想象没有这些事物的世界。把理想灌注在自己的生活,与将理想用于塑造明天的世界,这就是成功与伟大的区别。

当然,没有贯彻信念与实际行动的理想,只是泡沫破灭后落在地上的一滴皂液,毫无意义。只会空想的人,不只无法在未来留下印记,也无法在现实中存活,他们无时无刻不在幻想着云端之上的彼岸,却从来没有试着攀援而上去见识自己心中的那片乐土。

可能从前的世界,只有登上通向未知的阶梯,和留在现实的原野上默默耕耘,求一个心愿,或求一顿温饱,妥协或抗争,逆来顺受或逆风航行,两者选其一,简单明了。

但是当今的世代,是挑战与机遇并存的,太多诱惑,太多选择。游戏规则变了,不只是两军交锋的黑白棋,而是交纵复杂,看不见尽头的蛇棋。没有大是大非的对立,繁华都市底下藏着的是肮脏污秽的下水道、成就事业的背后遮盖着多少血肉模糊的遗恨,而恶贯满盈的一条条罪状底下可以有神圣正义的理由。不是刻意做作的虚伪,也不是行差踏错的误入歧途。无论行善作恶,每个人都有自己贯彻始终的信念,最起码,为了生存,或为了生存的意义,不得不。社会就如一张污浊的、庞大的、疏而不漏的蜘蛛网,只要有一条扯动利益的丝线,捕猎者就会蜂拥而出,将自己应得的那一口肥肉撕扯吞下,不在乎猎物究竟是谁。无论成功或失败,都不止成败本身那么简单,它牵扯附带了太多东西,或许你无意为之,但为了达到你的目标,有些东西会不请自来:功成名就的人,昂首阔步被引诱进蜘蛛网中心,被周遭舌灿莲花阿谀奉承而蒙蔽双眼成为下一个对利益如狼似虎的丑恶昆虫;功不成名不就的人,被捕猎者蚕食成一堆白骨后,还继续在丝线间游荡着,希望能吸引到一直偶然飞进网中的小虫子,成为自己重生的一块血肉。

现代人,我们懂得更多,接触到的更多,要的也更多。不只是为了生活,而是开始寻求生命的本质,和自己所想要过的人生,到底是什么。时间的潮汐,涨退得越来越快,可以有一样东西短短几个月,甚至几天内,一跃而成全世界无人不晓的潮流,在人们还未见识它的盛起时,便已坠落,再也没有人会去谈论它。从前,可能你出外在异乡打拼几年,重返故乡后,一切都还是熟悉的样子,街道,城市,朋友,除了你身上的风霜之外,一切如故;如今,你只要足不出户,也不以电子产品获取外界资讯,几个月后,你可以感觉到你简直就是个来自石器时代的原始人,朋友在谈论的话题你一概不知,世界发生了什么事件你丝毫不懂,就算往后努力把那一段时期的讯息全都补回来,那也是过了期限的消息,已经不再有价值,你的人生从此就填上了几个月的空白格。我们就像是赤着双脚,踏在湿漉漉的沙滩上的孩子,向起伏不定的大海跨步,有时大潮冲来会让你脚步踉跄,甚至跌入水中被浪花卷走,但只要你没走得太远,浪潮一定会把你退回岸边。我们在潮起潮落中,偶然抓到了什么,还没看清手上的收获,便又给下一个浪头拍走,得到了失去了什么,都太快,没来得及思索自己是如何得到这样东西,没来得及珍惜便已无法拥有,没来得及为刚失去的惋惜悼念,便又有另一样东西随着海潮漂流到你手里。一闪而过的得与失,人们在无力违抗的世道浮沉中,无法真正拥有什么,只能学会浅尝即止,说服自己曾经的甜美只是口香糖吹出的泡泡,一破了,剩下的就只是淡而无味。

  随着科技的飞速发展,地球在物理意义上,变小了,而人与人之间,却陷入了次元上的差异。标榜着每个人都生而不同,而理所当然地把自己禁锢在自己的世界,吸引着同样孤独的人们鱼涌而来,互相舔舐溃烂发炎的伤口,建立似是而非的暧昧关系。在古代,侠客义士们只要觉得彼此投缘,不管是棋逢对手,或是萍水相逢,只要坐下来一块儿把酒言欢,你我今后便是兄弟,为了“友”一字,可以舍生取义,可以两肋插刀;几十年前,挥汗劳动的工人们,放工后相聚在咖啡店里,用粗糙黝黑的手掌端起一杯冒着热气的黑咖啡,畅谈着彼此人生的酸甜苦辣;如今,有多少“朋友”,是从未说过话,甚至从未见过面,只偶尔在冰冷的荧幕上跳跃出来的那一张照片。双方好像相识多年,清楚知晓对方的生活近况,但事实上,两人碰面时,却完全没有一句话可说。荧幕上显现的字句,没有一丝不分明,看在眼里,却是那么模糊不真实,靠着短短几句里的语气、表情贴图、标点符号来猜测对方的心思,却永远看不清荧幕背后那张脸上的表情。曾经人们的至死不渝、一生相伴相惜,早已成为上古时期的传说,王宝钏苦守寒窑十八年等待薛平贵归来,在现代不是一个凄美感人的爱情故事,而是一桩令人膛目结舌甚至发笑的奇闻异事。世上,有什么东西,能让你花费十八年的光阴,能支撑着你十八年来孤身一人,除非是科学家研究出了一个震惊世人足以替未来科学发展奠定基础的理论,或是政治家从底层韬光养晦经历重重风浪后终于登上高位崭露头角,否则有什么东西,能让你心甘情愿的掏出十八年的时光来交换呢?别说一段关系了,就算是一生的志向、个人的信仰、对某组织的效忠与归宿感,这些本来是一辈子坚持的信条,如今短短几秒钟就能彻底消散。一段关系,甚至一番事业,从前人们用几十年苦苦坚持,终于有所成就,让坚持成为今天的美德,现在人们没有什么可以让自己投身进去的,觉得可能就算我坚持做到了,结局也没有我想象的美好,我不适合这个,我得去寻找属于自己的路,自己可是世界上唯一的自己,一定值得有一个上天安排的完美选择,不合适就别强求,到最后也不会幸福,就理所当然地把对方隔离开来,视对方的努力尝试为无物,甚至觉得破坏你世界安宁的骚扰。不适合这个词,是多少人拒绝外来事物的理由,是多少次将对方的真心打落在地践踏的一句话,或许真的某些东西在个人观念里无法接受,但可能它在其他地方是天经地义的。今天可能你很认真地觉得这个人是值得我托付终生的伴侣,明天呢?你还会这么想吗?那个念头是否已经不知沉潜在脑海何处?爱过,没错,但可能是曾经,可能是昨天,可能在说出“我爱你”三个字的下一秒,就已经过去了。一段感情,从萌芽茁壮,到枯萎腐烂,可能不需要几个日升月落,只是它永远等不到开花结果,因为它从来没有“永远”这个机会。

1997生的我,今年2015年,18岁了。18年来的时光,以及18年来见过的人事物,在这里写下一个标注,也许作为纪念,也许成为悼念,让现今的我,投注一片灵魂进入文字中,为未来的自己留下一面镜子,映照出自己真实的样貌。当日后我看回这篇文章时,能够回忆起可能早已忘记的那个自己,提醒自己曾经拥有的那些时刻。

  青春就如一朵在枝桠上盛开,芳香扑鼻的花。没错,这朵洁白幼嫩的花开放在水面上,随着水流冲刷,飘飘荡荡离开自己的根,被水珠浸湿后花瓣再也无法舒展飘扬,只能卷缩着接受一次次的日晒雨淋,直至沉入水中变成一团颜色形状都模糊难辨的残花,就犹如如今的你,可能忘记了从前的你,而现在的自己,却成为了以前所不认识的陌生人。梦想就是你儿时天真无邪抬头看向天边的那一只飞掠过的七彩凤凰,而你用尽一生去追寻,可能中途你会跌进无底悬崖,看不见你向往的天空;可能你会像跟着太阳奔跑的巨人,心愿未了身先逝,抱憾而终;可能当你把梦想握在手中时才发现,它只是一片随风飘零的落叶。但若是不去拼命地追赶,眼睁睁看着那道光在自己的天空消失无踪,那样的悔恨无奈,才是留在心中一辈子的苦楚,永远留下一丝不甘的人生,终不能圆满。

谨以此文献给,每个人都曾经拥有过,却错过,我们即将迎接,也即将逝去的,18岁。

  

联络我们

MUAR CHUNG HWA HIGH SCHOOL

No.14 Jalan Junid, 84000 Muar, Johor, Malaysia. 
Tel: 06-9522632#0 Fax:06-9515611 
Email: chhsmuar@chhs.edu.my Website:www.chhs.edu.m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