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8 7月 2024

2014高中散文组终审评语

高中散文组入选名单

高二理 黄佳伟  青春不留白

高一义 林雁   那些不再来的青春

高二理 许椲净  大减价

高二爱 陈敏敏  我有一个梦

高三忠 杜芷慧  墙

高三忠 陈雪莹  泡沫


--------------------------------------------------------------------------------

沿着边缘被抛的状态

  让写作者或读者藉着读或写,可以超越他的被抛状态(即使是暂时的)。

──〈文心凋零?〉,黄锦树

  散文易写难攻。易在于散文看似信手拈来、随兴而至,且无所不包。通常一边是时代形构的大人小事(或小人大事)到家族亲情的落拓,一边是房间里的人物独语,大至史记,小至私情,这么说来,这文体宛如好邻居,两边讨好、不得罪。难亦在于散文的无所不包,尤其对一个成熟的文体而言,题材的创新和开拓是艰钜的,或许说它考验的正是个人与现实在交感过程中的边缘状态。说白一点,它极依赖经验──对世间人事的看法与态度、对自我体验的过度和匮乏、对远近悲喜内外煎熬的争辩和抒情,这些都会一览无遗或躲躲藏藏地呈现在散文的文字乃至走笔结构,于是看似的信手拈来、随兴而至,常常隐现着挂碍,而描写之、深入之,然后理解、谅解,路转入散文直抒的襟怀,即使看不到明星,也会是一片发光的夜空。

  这次评审的六篇散文,所面对的问题并不陌生。因为在台期间,常有机会为一群大一国文课的学生担任课堂文学奖的评审,说来这些学生其实也刚从高中毕业没多久,也就是说,这些文章常常在散文和作文之游移。散文和作文的差别为何?作文有范本化、制式化的嫌疑,在学生习文造句(几句明喻暗喻,红笔划线起来)的当儿,常常是少少的个人经验套入固定的结果,在文末下一句固定的结论,仿佛坏人有坏报一样理所当然;更糟的情况是,个人经验和故事全被取消了过程,徒留一个看似铿然有声的结论,却不知声音是从锣钵发出来的,还是从石头。经过那些年的评审经历,在散文文字的基本要求的同时,我更要求作者如何在文中表达自己对所写之人、之事、之情的多寡、虚实,因为我总觉得越往个人的抒情(当然也包括议论文)越能脱离作文的窠臼。散文的情与理,旨在突破对人、对事的表面现象,这也是我评断散文的标准之一。

  以青春为主题的有两篇,一篇〈青春不留白〉,一篇〈那些不再来的青春〉。〈青春不留白〉的题目,像是一个宣导文;以问句(“何谓青春?”)开篇,一步步深入、进行解释,但写至第三段仍读来青涩,不过文中第二段对“青”、“春”的解字释义和第四段的“半熟的果实”却写得相当有意思。可惜的是,第四段的后半部至文末,不见故事或事件,比如第五段谈及“今日的00后童年回忆里只有一片会发光的屏幕”可以以自身所见所闻的经历(比如自己的表弟便是如此的电子孩童,不看着IPD便不吃饭等等事件)搭配,以便让此论点显得更具体,不只是一个众所周知的现象而已。所以,〈青春不留白〉所写的“青春”是众人所知的青春,而〈那些不再来的青春〉虽然也写青春的逝去,但是在写法上以人入事,便显得具体,且读者更容易动情。〈那些不再来的青春〉是六篇作品中篇幅最长、笔风最从容的一篇,许多好的句子都是景与物的描写能够熨贴着情感表达出来,这是值得赞赏的。在人物的描写上极为生动,在书写两人的交往过程中,不只写到了青春的逝去,也写到了一种情感的淡然,这真是意外的收获。但是文中的错别字颇多,包括代名词“她”和“他”的混淆,再来是文字还不够精炼,令整篇文章到了结尾越发累赘,力道越发减弱。不过,我还是很愿意将首奖授予〈那些不再来的青春〉,希望作者能秉持初心,阅读更多好的文学作品,加强文字能力的同时,也拓展人生的视野。

  〈大减价〉写得最好的两句是“没想到的是人性也在大减价”和“你们,趁着大减价快把人性买回家”,可惜的是,内容大多是新闻事件的整束,止步于事件的罗列,看不出更具体作用于个人的反应。〈我有一个梦〉在文字和结构上相当讲究,但是以“我有一个梦”作为开头的前四段和后半部,仿佛切割成了两篇文章,怎么说呢?前四段以“我有一个梦”制造出来的节奏感突然被后三段拦腰截断,那种文字营造出来的节奏感非常值得鼓励,而后半部却仍不免落入作文的窠臼,除了第六段写得相当出色,第五段和第七段写得就轻易了些。〈泡沫〉和〈墙〉则采取了不同的叙述视角来表达保育和战争的意旨,〈泡沫〉拟人化的鱼群为了报复人类的捕猎和破坏而崩塌了海沟、造成海啸,〈墙〉则从小孩的视野来写柏林围墙。严格来看,〈泡沫〉仍属散文,〈墙〉则偏向小说,但是〈墙〉在人物(小孩-他)和人物关系(小孩和苏珊奶奶,和苏珊奶奶的小孙女)上的塑造,短短几句便能击中要害,在文字的表达能力上可算是这六篇作品中最好的一篇,虽然在题材处理上不甚创新。但〈墙〉值得得到一个佳作,另一个佳作则给〈我有一个梦〉以资鼓励。

  青春,和现实一样,总让人活在其中,却往往忘了自身的位置和感觉,甚至是无暇顾及并处理之,所以,被抛的状态必须沿着青春的边缘、现实的边缘,时间的边缘来书写。书写被抛的经过,书写那个日落般的边缘,书写那个从弹簧床高高弹起的自己,和那片映入眼廉的天空。

 

延伸阅读:

1,〈文心凋零?〉,黄锦树,中国时报。

2,杨牧,《年轮》、《亭午之鹰》,洪范出版。

3,舒国治,《理想的下午》、《流浪集》。

4,房慧贞,《单向道》、《小尘埃》、《河流》。

5,野夫,《江上的母亲》、《看不见的江湖》。

6,钟怡雯和陈大为的散文。
 

联络我们

MUAR CHUNG HWA HIGH SCHOOL

No.14 Jalan Junid, 84000 Muar, Johor, Malaysia. 
Tel:06-9522632   Fax:06-9515611 
Email: chhsmuar@chhs.edu.my Website:www.chhs.edu.m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