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23 9月 2018

2016高中小说组终审评语

 

高中小说入围-水沟里的小怪物

这是一个很不错的儿童故事,一方面教育家长对小孩的应对方式,另一方面有点带着小孩面对死亡,只是处理得不投妥善。如果画成绘本,后面再加上一个完善的结尾,例如爸爸带着彤彤处理小鸟后事并带出生命教育的意义,一定是一个相当有意思的绘本。故事也是流畅的,运用小孩的观点出发也相当到位。

然而,故事不是小说,小说不只有故事。故事应该属于散文,讲一个故事其实就是在表达一个事故而已。小说要的比故事更多,小说是表现一个事故。如果只是表达,把故事按逻辑且完整讲完,也就大功告成了。表现一个事故,却是借着一个事故的发生,呈现出一个更大的、更值得讨论的议题。用更简明的话来说,故事是要告诉你一个道理,小说是要邀请你一起来思考与讨论一些现象或课题。

打个比方,高一课文《喂——出来》,如果只写有一个城市非常干净,因为当地人发现了一个无底洞,他们把垃圾都丢了进去,城市没有任何的废弃物。也许加个结尾强调要表述的道理,其它的城市都很羡慕这一个城市,但是其它城市知道这是可遇不可求的,所以他们努力寻找其它方法减少垃圾,让自己的城市也一样干净漂亮。这是一个故事,告诉我们天底下没有收纳一切垃圾的无底洞,如果我们要干净漂亮的生活环境,就要要减少垃圾。然而当《喂——出来》如同课文一样,开始有了外包公司要争取经营权、政府要研究探测等的铺陈,到最后结尾是无底洞里的垃圾开始回到城市里,它就是一篇要讨论环保议题的小说。

写故事,是一切文字创作的基础。这篇作品的作者已经具备写好一个故事的基本条件,要进入文学的世界,已经不远。而且一旦走入,大概能进步神速。值得期待。

 

高中小说入围—异类

  网路小说、网络游戏还有动漫的影响无远弗届。它们带来的好处,包括了想象力的开拓。这篇小说,明显受到了这样的启发。对情节的想象有一定程度的铺张,写起来也有相当的节奏感。而其中不露痕迹地介绍出小说人物,也是学习得不错的证据。

然而,这些乘坐着网路宽频而来的当红作品,同时却是想象力的最大限制。同样的围城场景,韩国电影《FLU》或最近红透天的《尸速列车》、一两年前开始风靡青少年群的动漫《进击的巨人》、电视剧与网游《Walking Dead》等等,其实一而再地重复出现。想象力受限制的场景设置,就会只能出现受限制的剧情。

  这小说最特别的是主角,一个有理性的丧尸。理性,表示具有思考能力,大致上说得过去。但是一开始的部分,这个丧尸还有感性(情感),于是角色开始尴尬了,作为一个丧尸有点太有人性,还能对军营生活厌弃;作为一个保留了人性的丧尸却又有点太无情,对守卫与流氓都无感。

  作为高中生,相信已经上过高一下册的微型小说单元,应该清楚微型小说的四元素:微、新、密、奇。先说“微”,这篇小说怎么看都是一篇长篇小说的一小节,只是人物与情节相对完整,然而就故事而言却是断章。“新”,上述。“密”,情节铺排有节奏,希望作者能够更加精进这一个优点,但是其实各个情节却看不到集中点,因为这篇小说没有中心,每个情节都是散点又各自没有重心,如果是散点的多重重心则是非常高明的写作技巧,只是微型小说大概也不是好的载体,多重重心的散点写作可以去参考李永平的《吉陵春秋》。“奇”这篇小说的结尾如果有任何出乎意料的部分,大概就是主角与少将之间若有似无(但大概写下去必然会发展出来)的BL情愫吧!(案:不是BL出人意表,而是少将竟然看上一个面容残缺而有“气息”的丧尸。)

  字句也有些需要注意,例如:“看起来长长的,摸起来软软的,竟然还可以弯折起来,中间还有骨头。他的目光渐渐往下滑,垂在地上的末端分出了一只一只和爪子差不多的东西。”到底他在吃的是什么部位,手指在地上,他啃得却是长、软、可以弯折、中间有骨头的,是手臂?有点奇怪的形容而且太长了吧?“自从他……后”是一个相当无厘头的写法。“只是桌脚三缺一的大圆桌显目地伫立在空荡荡的空间……衬得桌边连椅背都没有的老木椅非常没有存在感。”不知所云。“几乎见底的冰箱”冰箱不是垂直深入的吧?“太靠近就会被察觉不对”明显的病句。

文学没有绝对的准绳,然而如果只是写大家爱看的东西,始终是媚俗。如果要写,应该想象自己能够写出与众不同,或至少有它特殊存在意义的作品。共勉。

 

 

高中小说入围—老人

这是一篇散文,虽然故事性比较强烈,但是这里面缺乏小说的叙事,而只有散文的叙述。叙事,是讲故事,讲故事除了人物与环境,情节是不可或缺的要素。这篇文章里,情节只是背景,因为实在而言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了。所有出现的场景或事故,都只是为了老太太的抒情。散文和小说的界限,最明显的分界不在真实与虚构,而在于单纯表达一个故事而已(即使该故事有明显的道德价值或对人有思维启发),或是讲一个能触发一个思考与讨论的故事,目的在“以假乱真”刺激 读者重新思考这现象的真实面貌。

 

高中小说首奖—蠢货

文字的掌握能力与写作的力度相当强,尤其在句子长短与内容气氛配合形成的文字节奏,大概是这篇文章尤其值得被抓出来大力表扬一番的优点。虽然能够进步的空间仍然不小,尤其靠短句的排列而制造出的急促感,在许多场面也仍需再磨炼,但是一个高中生能掌握到小说中的程度,已属不易。

内容的破绽,则由于一个高中生限于生活经验与心理刺激而难免。小说有几个基本要素:人物、故事情节、环境、中心思想。这篇小说缺乏周详思虑而不完整的,是人物与中心思想。

人物,一则在小说中要呈现出人物的性格特色。这篇小说投机取巧地为人物取花名,胜在小说以第一人称角度出发,这么写来尚不突兀,只是投机躯壳始终不是好办法。二则要表现人物不只是让人物有行动,而是要让人物有行为动机。当读者能够读出这个人物为什么要做某件事的时候,其人物形象也就鲜明了。例如文中的“心机女”,一来就告白似乎有点突兀,然而如果借用这一点与她后来的作为更紧密扣住,大概不用叫这花名也能让读者读出她的“心机”。

这篇小说如果有一个致命伤,就是没有宗旨。小说,是要表现故事,借以探讨一个现象或议题。这篇小说,有表现人性的企图,但是没有将它落实。只要在结尾将力道加强,例如用更细致的书写将“交际男”的阳光魅力笑容对比他扯断丝带的心机,甚至可以用相应或相似的形容词或修辞与前面“心机女”作出联结衬托,甚至可以用同样的方式铺陈“校队男”的失败与“交际男”的成功,那么表面与内在的人性明暗差异,便能够凸显,小说也有了中心思想。顺道一提,题目可以再斟酌。

我觉得,这篇小说的作者,在文字功力上相当值得赞赏,而其写作小说的企图心与能力也非常值得鼓励,理应重赏以加强其创作的信心与动力!

联络我们

MUAR CHUNG HWA HIGH SCHOOL

No.14 Jalan Junid, 84000 Muar, Johor, Malaysia. 
Tel: 06-9522632#0 Fax:06-9515611 
Email: chhsmuar@chhs.edu.my Website:www.chhs.edu.my